北有寒枍木

APH好茶组【朝耀】,冷战组,渣写手qwq 天雷味音痴红色!,cp洁癖有点重!【慎交】

【APH】#朝耀# #糖【七夕贺文】【久违的】# #非国设#


大概没人记得我了qwqqqq

#高亮#
嗯,大概是小提琴手朝x钢琴手耀…

#是和影子太太 @╰Dark·影° 一起搞得事情,我会清楚标明【Y为影子写的,H为我【寒枍】写的】

#ooc,私设,满天飞

#题目和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还有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烂的尾,慎入!

#本人写文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渣

好了吗qwq,要决定离开了吧

正文

secret garden

H:
“嗯……麻烦你了王耀学长……”
“……我有拒绝的理由吗?……”
王耀感觉自己很失败,自己去咖啡厅里演出赚钱的事居然被发现了,还被留下了证据,不过还没被同寝室的某只杀千刀粗眉毛发现,不然他会被当众拽回去的,丢人先不说,粗眉毛一定会对他讲:你居然瞒着我,你居然不相信我之类的话和自己过不去,王耀最讨厌这样的亚瑟柯克兰。而现在留下证据的小学妹们就拿着这一点来威胁他参加这次学校的公演。这就算了,可这次要求钢琴必须要求合奏,这也算了,但是他认识的人里就只有亚瑟一个人和他一样学习古典乐……这是蓄谋已久的阴谋吗……王耀暗自抱怨道。

Y:
满怀心事的王耀慢悠慢悠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心中思考的仍旧是小学妹给自己出的难题。
“所以说,还是要去拜托那家伙吧……哎……”
轻叹后王耀摇了摇头,一阵凉意从心底传来,不知是应事而起,还是因为这转凉的天。说实话,王耀并不在意合奏这件事,他在意的只是那个将与自己合作的人——亚瑟.柯克兰。无论什么事,只要涉及到亚瑟,王耀内心就满是纠结。谁让这人在自己日常生活里太过显眼了呢?同校,同系,同宿舍,真不知是福还是祸。
王耀心不在焉的走了一路,回过神来看看自己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他立马停下了步伐呆呆着站在原地。
“到底该不该和他说啊?”
思考的问题仍旧没有任何头绪,现在的王耀可谓是又无奈又无助。现在的他,只要一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的就是亚瑟的身影,指责自己时的他,对自己发脾气的他,关心着自己的他,初次见面时的他……
“为什么,全是他?”

H:
百般不愿,但还是推开了寝室门,便见一只金毛正埋在自己手肘中睡得正安稳。旁边散落了几张琴谱
《song from a secret garden》……他还真是有的闲心啊……王耀拿着琴谱,瞥了旁边人一眼,安静的时候还是蛮可爱的嘛,王耀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又摇摇头帮那人收拾好桌上的东西。
“……王耀,你回来啦……你去哪儿了……”只见旁边人被吵醒,睁眼便询问刚回来的王耀。
“没事,去了趟琴房。回来的时候遇到一群小学妹,然后……”王耀顿了顿,又想起自己答应了那破事,心里一阵不爽。
“怎么了?”亚瑟看着王耀脸色有些怪,于是追问了起来“没事啦,就是她们要求我要务必参加这次学校的公演,身为学长不好拒绝啊,就答应她们了,可……”不知怎么的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告诉了亚瑟,仿佛自己根本就不打算瞒着他“可,据我所知钢琴出演只能合奏。”亚瑟接上他的话  “是啊……”王耀倒在床上抱着那只熊猫布偶,样子委屈极了。看着王耀这个样子,亚瑟觉得是不是要帮帮王耀,于是“……那什么,王耀,看你为难…我就勉强帮你一次吧…不用谢我,我只是闲的没事…”
死傲娇……王耀心里吐槽道,不过回头给了亚瑟一个爽朗的回答“好啊!明天就练习吧!”
留下亚瑟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这么答应了?!

Y:
对方爽快的回答让亚瑟感到不知所措,平时的王耀从不轻易接受他人的帮助。能自己解决的事就自己解决,不能自己解决的事先尝试几番再另做打算。这次可如往常。亚瑟思前想后还是问出了口
“你就这么答应了?”
“是啊,既然你自愿帮忙,那我不答应不好吧。”
王耀背对着亚瑟,亚瑟看不清他的面容以及说话时的表情,语气平淡没有任何异常。
“嗯……”
亚瑟轻应一声,表示理解。说实话,当他听到王耀同意时确实惊讶,比起惊讶更多的是激动,谁知道自己对他的这份感情何时出现,又会何时结束。可看到那人平淡无奇的反应后亚瑟就如被泼了一盆冷水,淋了个透心凉。
“或许在他眼里我只是个普通的同学吧。”
亚瑟边想边向王耀的位置看去,刚转头就对上了琥珀的眼,而仅仅一秒后对当就别过了头。
“我……我只是想说关于明天的练习……曲子就用那些吧……”
王耀指了指桌子上散落的琴谱,
“《song from a secret garden》……吗……”
“嗯,因为那首曲子你我都挺熟悉的,可能练习时方便些。”
“好的。”
亚瑟突然感觉有些尴尬,刚才的对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
王耀下意识的抿了抿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可张开口却发不出声。
“什么?”
“没什么……” “晚安。”

H:夜已深,王耀却未眠。他不知怎么的始终说不出那句谢谢。明明一直都是自己考虑怎样向亚瑟说明,可最后却又是亚瑟先提出邀请,心里存着谢意同时又怀着歉意。视线移到已经熟睡的亚瑟身上。他也许只是好心帮我吧…王耀这样想着,睡意渐浓。
“王耀…王耀,快起来了。今天还要练习呢”
“唔…让我再睡会…”
亚瑟对王耀赖床的事有些束手无策,于是…
“那好啊,你继续躺着,我去准备早餐”
一听亚瑟要去准备早餐,王耀立马坐起拉住他“粗眉毛…你别冲动…我起…我起…”王耀这才磨磨蹭蹭起床。
早餐后,两人来到琴房。
“对了亚瑟,你怎么有空练习《secret garden》?”正在调音的王耀突然问道,亚瑟一停手中的松香,若无其事的回答:“没事练着玩…”其实心里却是在说“难道我会把一直我都想和你合奏这曲子的想法告诉你?”
“好了,钢琴是降C调。”王耀示意亚瑟可以开始“这边G调已经好了。”调好节拍器,紧接钢琴进入,这首曲子属于小调式,主要演奏在于小提琴,一曲结束。王耀先提出不对:“总觉得小提琴音不对。亚瑟,把音升上D调”
“不行啊,D调的话就和钢琴对不上了…”亚瑟直接否决
“那我换成C调好了”
亚瑟想了想后“还是不行,你看……”
两人争论了几个小时,最终还是确定用C调和D调演奏。
“好了,说了这么久,来练习吧。”
王耀叹叹气,再次调好节拍器,亚瑟将琴弓抬起做出准备姿势。

Y:
“3 2 1 ”
松开节拍器,指针滴答滴答的左右摇摆着。最先出现的是钢琴声,音调由弱到强节奏也逐渐加快。当节奏趋于平稳,琴声停止,再一次响起时又多了种琴音。钢琴声变轻,将那提琴声衬托得更加宛转悠扬,当曲子达到高潮时两琴声交合,乐曲显得那么和谐。如同花与叶,缺一不能称美,多一则又冗杂。那美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正令人舒服。
结尾部分提琴声停止后就下了孤独的钢琴音调,一段渐缓的音律为乐曲画上了个完美的句号,开头,结尾,完美。
演奏结束王耀缓缓张开了眼,这首曲子对于他来说太过熟悉,牢记于心,百听不厌。每当王耀演奏过于沉醉时。他总喜欢闭上眼,专注的聆听着那美妙的旋律,即使面对的事一片黑暗,他都能从乐曲中感受到光明。
他知道,亚瑟也知道。
亚瑟知道他喜欢,所以才开始悄悄练习,亚瑟知道他会沉醉,所以才做的最好,亚瑟知道他闭眼的习惯,所以才能在演奏的过程中注视他的脸庞,他的一举一动。
“人们都说演奏者的感情能从他所演奏的乐曲中体现,那么,我对你的感情,是否体现了呢?而你,有感到吗?”

H:
一曲终了,王耀缓缓起身,抬眼便对上亚瑟祖母绿的眸。不得不说亚瑟的绿眸很美,正如方才从琴音中所见的那片幽静深远的森林。他自然是听出亚瑟琴音中的感情,可惜他从不相信亚瑟所想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他而已。
“亚瑟,你……”
“…怎么了吗?”亚瑟的眼中闪过一丝期待“难道…他明白?!”
“…亚瑟你脸好红,感冒了吗?”
“啊…没事,不用担心…”亚瑟笑笑回答,眼中的希望又黯淡下去“看来他还是没懂啊…”
“时间不早了,一起去吃点东西吧?”王耀看看手机才意识到时间
“好啊。”

正值仲秋,枫叶红似朱砂,随秋风扫落,归落陌路。浅顾回眸间可见月季隐隐摇曳。见此景,王耀突然决定了什么,突然回首向亚瑟开口:“亚瑟,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亚瑟惊喜于王耀的问题
“我听出来了啊,你的琴音,里面有很深的眷恋,却又有着‘所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的遗憾…所以我觉得亚瑟一定是喜欢上什么人了吧……”王耀越说越小声,他认为他和亚瑟的关系和亚瑟的脾气这样说一定会让他生气。
“啊…你听出来了啊……对,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怎么?想知道?…”亚瑟走到王耀前面,回首看着他。
“……”王耀咬咬嘴唇没说话,他想知道也不想知道。
“那怎么告会诉你,真是的…”亚瑟又转头去,继续向前走着。王耀见此也不好在说些什么,只是莫名有些失落,回过神来跟上亚瑟的脚步。倏然,亚瑟又停下来,转过身,面对着他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只不过现在不行,等公演结束我再告诉你好了…”

说完后亚瑟低下头,他本以为自己这种行为会被那人吐槽说“卖关子”,果然这才应该是正常发展……
“那就,约好了。”
耀的声音十分平静,听不出任何对卖关子的不满或是因约定的开心。那回答虽然普通,但又显得坚定。带着些许疑惑,亚瑟缓缓抬头,视线中那琥珀色眼眸格外显眼。两人对视了几秒,最后以王耀歪着头对他一笑,结束了这段小尴尬。那人冲自己露出笑容时,亚瑟并没有感觉到开心或是欣慰,他更愿意将它定义为苦笑。那时的他,猜测到了某件事情——王耀的心里也埋藏着些东西。

Y:整个用餐过程显得十分匆忙,并不是因为时间紧张。而是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沉默,没有人发声,没有人说话,餐具碰撞的声音格外刺耳。回到宿舍,亚瑟开始整理乐谱,而王耀则呆呆地坐在窗前,向外望着什么。亚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意些什么。
“嘿,你忘了吗?你喜欢他。”
脑海中传来的声音提醒着亚瑟,也刺激着亚瑟。可真不是时候呢。
十分钟,二十分钟……虽说手里捧着还没看完的小说,可他的心思可一点没在这。是不是自己说了奇怪的话,或是哪里做得不对。亚瑟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还未找到任何下手点。
[“你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
“演出结束了再告诉你。”
“那就,约定好了。”]
“所以说那人是在纠结这件事吗?”亚瑟自顾自的说着,将目光转向窗边。看着静默的少年眼中多了点忧伤时,亚瑟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他走到窗边将半掩的窗推开了些。
“这样看得更清楚些,偶尔在这吹吹风看看风景也不错。”
“嗯。”
“有心事?刚才就感觉你不对劲。”
“没事,只是在考虑如何将合奏变得更好。”
“你知道吗,你的琴声也变了。”
“什么?”
“所以说,你有喜欢的人吗?”
一连串的话语并没有让耀不知所措,他知道亚瑟的个性。若换做别人听完这些肯定会摸不着头脑,可他不一样。王耀不清楚该把这种特殊技能称作什么,他只需理解就好。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真是的!要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等公演结束之后再说。”
王耀模仿着亚瑟的口吻把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把自己逗笑了。亚瑟很无奈地看着他,也陪着他笑笑。
一来二去,气氛缓和了许多。
“你喜欢他,对吗?”
不知是谁变得坦诚了呢。
小提琴手朝×钢琴手耀【二】

    H:
之后的日子,加紧着练习,两人心中都怀着某种莫名的期待,公演的日子也愈发近了。
可不是什么事都那么的顺利,即使是这段时间的对公演的准备,王耀也没有因此而放下自己的工作。这个他的性格有关,王耀是个不懂要怎么拒绝别的人他不喜欢让别人失望或是担心。于是他的日子过得很充实因此休息的时间也就少了,不过他庆幸着亚瑟没注意到这件事。
    但他还是有讨厌自己这一点的时候,这是王耀看着自己手背上被缝针后所想的,伤口是在自己帮忙钢琴调音时,误剪断高音区的钢琴线所致,伤口在五指下方接近手腕的地方,虽说离手指有些距离但是伤到神经组织一时半会还用不上力。王耀心里一顿慌乱,要不要告诉亚瑟……如果告诉亚瑟他一定不会他参加公演,可是亚瑟为了他每天都很认真的练习,他不能……突然的手机震动把他思绪打断。是亚瑟他稳稳情绪,镇定接下。
“王耀,你在哪?”对方语气有些急促
“我……你松香快没了,我就出来买了……”王耀最终还是选择瞒着亚瑟。随口找了理由,但事实上亚瑟的松香也的快用完了
“……快回来,今天还没一起练习……”对方先是不说话,而后语气变得的温柔。
    从医院回学院,特意绕路去了音行店,买下自己认为最好的松香回去。为了圆自己慌,但更多的是为了亚瑟

他对我来说已经非常重要了啊……

快步回到学院,夕阳余晖微醺,清秋时节的黄昏亦是淡抹着暮霭。晓风扬,雁且过,给予无限遐想与祝福。匆匆忙忙跑到练习室,见亚瑟已经等候多时了。
“抱歉…亚瑟…让你久等了……对了,送你的松香”王耀将手中小盒子塞给亚瑟
“谢…谢谢…”不知是否映着窗外的,王耀隐约瞧见那人脸上有些许泛红,出于面子原因王耀只是微微一笑,走到钢琴旁。
“好啦,快练习吧…”语气的轻松的背后却是紧张不比的心情。即兴伴奏,极力表现着正常。天气些许转凉,虽说长袖衫可以很好的挡住整条伤口,基本上不用五指就没多大问题,可弹奏琶音时还是本亚瑟看出了不对。
“不对啊…王耀,琶音非常讲究指法的,这个不会不知道……但是你刚刚的指法有问题……”亚瑟有些怀疑,于是伸手就想去触碰王耀的右手。不想被亚瑟知道的想法太强烈,以至于下一秒条件放射的起身远离,亚瑟见此反应后不免有些担心“王耀…出什么事了吗?”说着又向前靠了一步,但对方也向后退着。千万不能被他知道!王耀下定决心。“抱歉,亚瑟…我还有事先离开了…”冰冷的语气连王耀自己都吓着了。没等亚瑟反应过来,王耀就离开了练习室,僵直的站在原地,听着对方离开的脚步声,亚瑟的心也凉了些

我还是不值得你信任吗……

   离开练习室,王耀瞬间感到后悔,他知道这样做一定会伤到亚瑟,但王耀很不想看到知道真相后亚瑟为自己担心的样子,他情愿等到公演结束以后再冰释前嫌,因为他没有任何资格和身份让亚瑟对他这样做。
  从那以后,亚瑟很少见到王耀。回寝时,两人也不做交流,况且王耀在亚瑟回来时早已已经休息了不愿打扰他。虽说有太多的想说但也无法言语。早晨,自己醒来后对方已经离开了,但一直以来为自己准备的早餐还是会静静躺在那里,亚瑟不经笑了笑。不信任我?我信任你就够了。耀,我相信你会告诉我一切。

    终于还是到了公演的当天。

  学院公演总是一年中最热闹之时,毕竟每日面对枯燥的练习大家也想放松下来欣赏演出。加上学院里还存在着王耀和亚瑟这样颜值的男孩子在自然也是养眼至极。一大早就能看见准备好纸笔等待自家男神经过时能自己签名的迷妹们。王耀扎好马尾,换上自己一直珍藏着那套黑色礼服——那是亚瑟在回时英\国为他订做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叹了口气,还好身体争气勉强拆了线,不过还是留下一条伤疤。

没事…在等等就好了,马上就不用瞒他了

不过提到亚瑟王耀才发现一大早便没见他,又因为准备着演出也没来得及去找他。“想必他大概是先去了吧…”这样想着走出宿舍楼。在去往礼堂的路上,王耀终于感受到了他应援团的强大,走哪条路都被堵,无奈之际还好他遇上了阿尔弗雷德和伊万这两个人气角色才逃离人海。匆匆来到礼堂目光寻找某个熟悉的身影却未果,琥珀瞳中未免透露出些失落。“亚瑟去哪儿了,我们可是开场”倏然,只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回首正撞上深邃的祖母绿,那人白色身着礼服。
“抱歉,来晚了。”亚瑟歉意一笑。“没事,你来了,就好了…”你总是能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让我安心。
演出开始,在掌声之后的宁静中轻飘出了音符。小调式的曲子不免有些惆怅,但这缓缓而来的琴音更像是在叙述故事由从前到现在,小提琴的切入也毫不显得唐突,给人以宁静美好。王耀注意到聚光灯下的亚瑟,沙金的发在灯光下又镀上了一份璀璨,那人有着俊美的容颜,白色礼服在良好的身材衬托出了主人高雅,只是他阖着眼如果再能看到那人的绿眸便是一幅完美的画面。王耀看着这样的亚瑟忽然间只觉他好遥远,自己触碰不到。
“如果…那个人不是我…我和他是否…”想法打击到自己,慢慢收回视线专心演出。
  最后的音结束,两人相视。亚瑟对王耀一笑,走近他“结束了,就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先去外边再说。”于是来到礼堂旁小白亭。王耀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这都被亚瑟看在眼里。
“你还是那么不相信自己啊,王耀,还有你就不能为你自己想想?。”亚瑟这么一说王耀就更说不出话了,他的事他怀疑亚瑟应该全知道了“……这些事…你都知道了?…”王耀底气有些不足,亚瑟挑挑眉“当然,我早早留意了你的琴音,于是就去寻找答案了。”王耀沉默,他才意识到亚瑟今早的迟到是有原因的,觉得自己更对不起眼前这个人,想逃走。但又在想离开之际被一拉进某个温柔的怀里,“你啊,总是那么笨。”亚瑟说着,抚着王耀受伤的右手,微微皱眉“别再让自己受伤了。要是有下次我可不原谅了。”王耀这次回过神来,用力回抱着亚瑟,埋在那人肩头可以清晰的嗅到亚瑟身上那抹淡淡的红茶味“你平常的傲娇样子去哪了…”

不过,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END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读了假文23333都说难尾了23333
但是影子写的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好,这是绝对的www【日常影子吹】
好啦大家七夕快乐【单身狗的我…
最后给好茶打个call!!!!他们最好www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