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寒枍木

APH好茶组【朝耀】,冷战组,渣写手qwq 天雷味音痴红色!,cp洁癖有点重!【慎交】

【朝耀】通往天国的倒数计时(大概是个圣诞贺文)

通往天国的倒数计时

05:00:00

    一直期盼着死后会发生什么却没想到到达这一天会提早了几十年,亚瑟·柯克兰看着玻璃棺中自己即将长眠于地下的遗体嘴角不禁扯出一丝嘲讽的轻笑。他这短暂的一生说来也无可留恋,所谓高处不胜寒身在越显赫的社会地位中危险则越大,比如亚瑟真正的死因遭到美其名曰“家人”的陷害,回想起自己三位兄长在葬礼上的逢场作戏,即使是现在身为灵体的亚瑟都由衷的感到恶心。亚瑟纳闷为何过世后还需要在现世呆这么久,他是看够了这些天虚伪的嘴脸。不过,度过今夜,他便不用再面对这些了因为他会彻底消失了,之后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不被记录也不会被人提起。想到这些真不知是应该庆幸还是遗憾。

04:00:00

    惨月当空,月华为霜溢在教堂中央清冷的凛光透过亚瑟透明的身体悄然落在灵柩旁。
    夜晚总是寂静,只能风声听见的教堂大殿,亚瑟正靠着棺旁隔着窗棂看四方的夜空。思绪回到从前怀念起自己还算在意的人。
    他想起弗朗西斯,那个总是一身不正经的法国人,不知谁会是他心的归属。之后生活中少了自己,还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怀念,想想与其互损的时光,还真是怀念至极,若是早些珍惜就好了。
    思绪又回想起阿尔弗雷德。对亚瑟来说,阿尔弗是他讨厌的人但同时也是今他欣慰之人。表面上虽不把他这个兄长放在眼里,但他的存在绝对是对那三个人不知道多大的讽刺。或许他想法幼稚做法偏激,但不得不承认,有时还真的解决了实际问题。很多事情已经可以超越亚瑟独挡一面了,他的身上还有许多可能性。
    接着…
    亚瑟倏然想起什么,眼神中闪过些光但又在一瞬间黯淡下去。                   
    原来自己一直期待的终究是无觅处。
    他摇摇头嘲笑自己,目光扫过月华来的方向,绿眸空洞着的是悔与恨。本答应了自己不去触碰关于那人的所有记忆,可魂牵梦萦的却全是他。
     “王耀……”

  03:30:28

     “王耀…”亚瑟有多忘记这个名字,而就对他眷恋有多深。
     “够了,亚瑟·柯克兰,他已经不爱你了…”可他依旧爱他入骨,记忆回到最初,那还是亚瑟在学生时期的事了。那时的他还在处在中二时期,在学院受到的处分数不胜数,但因为成绩优异所以在校老师也是睁一眼闭一只眼。不过自我膨胀的不良少年也依然被上天眷顾着,于是他遇见了一位东方人,他叫王耀。第一次见王耀,他正坐在座位上静静看着书,那时阳光微醺,薄薄的金色给他披上轻纱,转头来注意到亚瑟,浅浅一笑。至此亚瑟便开始关注起这个东方人来。他虽留着微长的墨发,用红绳扎起,轻轻垂在肩头,毫不失男子的英气。他冷静,举手投足都透露出儒雅,与亚瑟的不稳重形成巨大的反差。两人都是优秀之人,可亚瑟惊讶自己并不嫉妒王耀反而为了王耀想着改变,于是慢慢不再夜不归宿,不再旷课,经常能看见亚瑟与王耀一起在校图书馆的身影,从不良少年逐渐变的成熟稳重。亚瑟与王耀也成了朋友。
朋友?仅仅只是朋友而已吗?亚瑟想了很久,终于还是在毕业那天告诉了王耀他的答案,就他以为王耀不会接受之时,对方却牵起他的手说“回家吧。”亚瑟从来没有注意到一向清冷高雅的王耀也只有在面对亚瑟时旁人才可瞥见他偶尔上扬的嘴角。最安静也最美好。
“耀,请陪我到最后。”
日子过得平淡,他们每天总会抽出时间与对方坐着品茶畅谈,夜晚紧拥着对方安然入睡,有你,此生又何求呢?
    可命运不会珍惜美好的。王家出事,内部实力大大锐减,当时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与其他氏族联姻。于是这个任务便落在王家次子王耀的身上。王耀最初竭力反抗这,他的心里的确已经放不下别人,可在他深刻认识到家族内部的崩坏之时最终还是选择放弃与亚瑟等我感情。
    “抱歉,亚瑟,我已经不再爱你了…”原谅我别无选择。
    “对不起…”
    “好吧,王耀…我尊重你的选择。”
    于是金发的人转身而去。寂静之后只有抽泣与拭泪的声音。
   
    而现在亚瑟终于明白,有些人一旦住进心里,便再也出不去了,即使他能存活在多长时间。更何况自己已是将要彻底消亡之人。最后一次缅怀自己最心爱的人也不算是遗憾吧,释然着合上眼,感受月光融化在心上的感觉,数着时间的流逝。

   01:30:00
    寂寥的教堂里忽如间传来脚步声,亚瑟睁开眼半劾着眼朝声源望去,滴答着越发近了,亚瑟定身注视着眼前的黑暗,声音戛然而止,只见斑驳的月影中半映出一位东方人。中长的黑发简易的扎好搭在肩头,本就白皙的皮肤在月色下再镀上了几分苍白,一席黑西装穿的笔挺。手中捧着不应景的白玫瑰,看不出他是来掉念死者,更像是婚礼的主角,鎏金色眸中流动着说不出的情愫。亚瑟僵立着,终于还是忍不住向他走去。
“王耀!”他唤出他的名字,张开手臂想抱住他,但王耀却穿过他的身体径直向玻璃棺走去,他转身看着王耀的背影,意识到自己现在只是一介孤魂罢了。
   
00:07:00
    王耀在玻璃棺前停住了脚步,看了看静躺在棺中的金发人,平静的神色中泄露出一丝丝凄凉的情绪,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叹息后才从沙哑的声音中发出,
“……骗子”

00:05:00
    亚瑟在王耀身边一遍遍换着他,但依旧无果,于是他放弃。他看着王耀,用目光努力勾勒着爱人的样子,希望在那之后的之后还能牢记他的样子,他伸手去触摸王耀的发,如果王耀能看见他定能撞上泪眼朦胧的绿眸,若是能王耀闻见他说话一定能听见亚瑟在自己耳边不断重复的那句“我爱你”。
    王耀将白玫瑰放入棺内,又轻轻抚上金发的脸,苍白冰凉,这是王耀最爱之人,虽然最后也没有告诉他自己依旧很爱他,虽然亚瑟·柯克兰已经不再会拥抱自己了,虽然天亮后自己要与另一个人走向婚姻的殿堂…
从花束中取出一枚银色的指环内侧刻着着Arthr·Kirkland与WangYao。牵起棺中人的左手,将指环佩戴在他的无名指上,缓慢而庄重。
这本是你对我的承诺,而如今你已不能为我戴上,不能完成完成的仪式,我替你完成。
将他的手抵上额头,热泪随即而下,滴在那人手背,温暖着早已冰冷的梦。

00:00:10
“亚瑟·柯克兰……”

00:00:02
“我爱你……”

00:00:00

—FIN—
啊啊啊啊啊!!!!我老福特编辑不起了只能写在最后了qwqqqqqq          然后我掉粉两个【哭晕】    对不起这么久没更文,真的对不起     @Midnight Moon 赭qw我更好了,来吐槽我这只辣鸡吧qwqqqq很抱歉拖了这么久,明明说好是上个星期的qwqqqq。                                       这是一篇圣诞贺文,大家圣诞节快乐,平安夜平安www♡【发刀子不是我的错】

评论(5)

热度(36)

  1. CC北有寒枍木 转载了此文字
    吹————我是见过这手稿的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