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寒枍木

APH好茶组【朝耀】,冷战组,渣写手qwq 天雷味音痴红色!,cp洁癖有点重!【慎交】

【APH】#朝耀#  #国/家设定#【微极东,味音痴玻璃渣】 #糖#

【高亮!!!】米娜桑好,这里殇蝶qwq   一直都萌朝耀两只,第一次发文!小学生文笔非常非常非常渣qwq,多指教阿鲁qwq

“岂可修!明明不想和他生气的,但是……是七月病的后遗症吗?”亚瑟一人走在街边,嘴里还念念有词,很明显,他又和王耀吵架了,不过都是他的错【来自作者的深深恶意】因为他又趁王耀不注意时炸了厨房,事后,王耀的心理阴影面积早就比伊万的领土面积还大了,一气之下对他吼道:“鸦片魂淡!你怎么不去死!!”然而亚瑟自己是十分讨厌王耀这么叫他,因为会回想起一些不好的过往,但是身为傲娇他怎么好说出来,所以“那好!你要我走!我就走好了!!”然后一个人在街上浪。
 
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不觉中来到自己之前最常来的咖啡【*Old Blush】因为这里的红茶很不错,最重要的是门口就有着与店名一样的那种古老的玫瑰,那花香会让他忆起他与那人的邂逅,但,今天并不是花开的时段。点上一杯红茶,茶香让亚瑟的心情好了许多同时也让他冷静下来想想回家之后要怎么拉下脸给耀道歉,不过他还是认为今天的耀有些小题大做了,因为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炸厨房……之前要虽然要说他,但每次都会帮他收拾残局,最后默默给他做饭,绝对不会对他生气,更不会那样叫他!但是今天……他这么想的时候余光瞥到咖啡厅每日推荐的KT板上的日期
Sept.18th……等一下!今天是!!
亚瑟顿时十分憎恨自己,他忘记的最不该忘记的事。起身后,疯狂奔向熟悉方向。
耀……对不起……耀……是我的错……对不起!
一路上亚瑟都在埋怨自己,脚下步子不断加快,但这条路却又好远,仿佛永远达不到尽头。亚瑟认为自己不可原谅,不止他一个,伦/敦的上空也这样认为,所以降雨说来就来。雨点打在亚瑟身上让他的步子慢下来,到最后不得不得停下来,这雨触感把他拉回二百三十五年前的某个雨天里,他两千多年最大的挫败,也是在那天他有过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哭泣,想忘记却不能忘,因为他是国/家,责任在身,生活还是要继续,只是在那之后,亚瑟几乎不会出门,甚至会议都会找和他关系常年不好的斯科特去替。“怎么……今天是世界末日吗……?”好不容易在公园的长椅,可渐渐没了回家的心情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这样也好…就算是对我的惩罚…”

雨无情敲击在衣服,发丝,每一点都像溶于水中的血,悲伤的颜色肆意延伸,清晰了那天的所有画面,每一动作都如此鲜活。

“自由与你,不可兼得……英/国……我果然还是选择独/立!”

脑里被悲伤占据,未留意身边的动静。
雨点在瞬间停止了攻击,往昔的回忆也戛然而止。随后便是令他温暖的声音。

“柯克兰!你在干什么阿鲁!不知道淋湿会感冒的吗阿鲁!!”亚瑟抬头,看见一双琥珀瞳气冲冲看着自己但是传递给亚瑟的却是对方担心,,他愣了愣,祖母绿中含着极其复杂的神情。见对方没反应,王耀蹙眉:“生气不用自虐吧阿鲁,这可向你资/本/主/义/国/家的作风阿鲁…嘛…快走啦,回家把衣……”那人话还未完,就被面前的金发英/国/人一把扯进自己的怀里紧紧箍住,久久不放。

“柯克兰!你要死啊!很难受的阿鲁!快放开阿鲁!!”亚瑟并没有在意王耀反抗,反而双臂环的更紧了“耀…对不起,要是我早点意识到今天是什么日子,就不会和你生气了,而且要不是……”“停!”王耀非常清楚亚瑟之后会说的话,那是亚瑟在喝醉之后面对他说的最多的话,便立即制止。“亚瑟你听着,我早就习惯了阿鲁,无论是那时你和我之间的事也好,还是我现在背上的有时还会痛的伤也罢,都是已经过去很久的事了阿鲁……但虽然这样说我还是明白你为什么雨天不出门的原因和那种感觉,当然放心不下啦阿鲁,所以还是撑伞出门了,结果还真是……你就不能让我想错一次?”

大概这个世界上也只有眼前这个人才能理

解我的想法了吧……
良久,两人都沉默着,只是静静的望着对方
“对不起…耀……”
“我没事,回家吧,亚瑟。”
“……好……”

之后

亚瑟不再抗拒雨天出门,因为有人帮他撑伞
王耀也不怕背后的伤彻夜刺痛,因为有人会陪着他到天亮

END
*Old Blush【中文名:月月粉】
中/国从十世纪开始栽培的月季花的一种
1793年英/国引进了中国的这种古老的品种传入了欧/洲【详细不明】
给只开一个季节的欧/洲蔷薇圈,带来了四季都能绽放的重要品种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