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寒枍木

APH好茶组【朝耀】,冷战组,渣写手qwq 天雷味音痴红色!,cp洁癖有点重!【慎交】

【APH】#朝耀# #玻璃渣# #双视角# #国/人设定#


  “死亡,绝望,逝去,麻木…”几千年,已经忘却了亲眼目睹了多少人类的逝去,也记不起当初选择这个身份时自己是怎么思考的了。不过慢慢也就习惯于这样了……大概……
1830
嘛,今天依然是好天气吗?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果然不想出门阿鲁……哎~算了偶尔还是要出门走走的阿鲁。随便披身外衣,出门。
街上……
道/光那小子应该还在南巡吧,上司也真是好心情呢…嘛就随他去吧反正我现在还是很不错的阿鲁……想着,路过一条阴暗的小巷,余光瞥见一个瘦小的身影,驻足,回望,走进,俯身。“怎么了阿鲁……”唐突的提问,他一惊双臂更加环住双腿,仔细观察,他应该是名西洋人,有阳光一样的金发,碎发上还沾着汗珠,玉白的皮肤,但不知经历了什么金发十分凌乱,手和腿也有多处淤青。衣服破旧,长期饥饿而消瘦的过分。“不回家吗?…”良久“这里不我的家…我…没有家…”虽然中文发音很奇怪,但是对于一个西洋孩子来说已经很不错了,童稚的声线里却只能听出绝望。是从欧/罗/巴之地走私来孩子的吧,被父母抛弃,为他们换来金钱,还真是委屈你了呢……这么想着,不觉伸出手“那……不介意的话……和我回家吧……”缓缓抬起头,祖母绿的双眸并不朦胧,只是像新叶那样让人很舒服。他没说话只是把手放上,起身,之后便没有过话语。
这是我与他的相遇
之后的日子,他便在我这里住下。当然,他身为异地人,自然不能丢掉自己的语言。万幸,宫中是有移民来的传教士,经询问是有来自他所在的国家,语言学习的问题也就这样解决,不过他也不排斥学习中文,偶尔还会向我请教。哦,对了,经过长期的相处后他告诉我,他叫亚瑟•柯克兰【Arthur•Kirkland】是英/国/人,家境贫困,父母在他和弟弟之间选择了后者,于是9岁的孩子就这样漂洋过海来到了这里,而先前的人家并没有把他当人看,对一个孩子来说早点离开是一个正确决定。刚来到我家时,觉得他拘束的紧,语言也很少。不过意外他很喜欢我的料理,偶尔能在餐桌上瞥见他淡淡地笑,骨子里还是喜欢红茶啊,第一眼就看上了朕最好的红茶
不过
他喜欢就好
1837
“耀!我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哦,亚瑟”不!不是那种喜欢,耀你真的不懂吗?在耀家一呆就是7年,自己也从稚童成长为青年了,可耀还是当初那样子,不得不说耀的眼睛是我见过最美的,就像耀宫殿里收藏的上等琥珀石,不!比那还耀眼…可一直处在异乡,难免会想起自己的祖国,果然还是想回去呢。向耀说明自己的心情他并没有阻拦“也应该回到自己的故乡了吧”很自然,没有迟疑,也许这就是身为国/家的大度吧。随着茶与丝绸的商船,经过长时间的旅程,我又回到这熟悉但又陌生的土地。这里的一切都与东方截然不同,工业化的生产和生活方式早已普及全国,拥有独特繁华。明白故国的强大,完全能选择留下,可惜我忘不了耀,七年的时间早已让我完全爱上那墨色的中长发,温柔的声音,在厨房忙碌着的东方人的影子。我想耀和我的故国一样强大。但却又深中/国奉行的闭/关/锁/国国策……
耀,我想让你的国家变得强大,然后和你在一起……
以自己对中/国各种形式的认识,最终得到女王的信任,便又一次前往古老的东方。
耀,我只想真正帮你一次
是啊…帮助你…

1840
……这样夜郎自大的生活果然会遭天谴吗?无所谓,五千年,又不是第一次了,不过还是很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他……再见到他时,他乘着军舰而来,是很高兴他能回来,但他带来的是罂粟和战火,从他的绿眸我能看出逼迫无奈的选择,但之后却又是恐惧和愧怍。他对我说着道歉的话,但是我却没有一点怪他的想法更没有恨他意思,我为我自己这这样的可怕的想法感到罪恶。身为国/家却又着人类的感情,看来我是真的……而当前的形式我只能演着,亚瑟,请你等等,等过了这一次,我会选择放弃现在的身份,向你说明我的心意……所以请等一等……
可……一声清脆的枪声,无情的将我的希望击碎,子弹穿过他的身体,飞溅出温热殷红的花种,在衣物上疯狂快速的开放,妖娆媲美于罂粟花但却比罂粟更让人绝望,浓腥混杂着红茶的味道模糊着意识。记忆中曾以为不会在意的麻木,顿时比消亡更要撕心裂肺。
“耀…对不起…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真是的…”他抬起手帮我拭去眼泪,血液的温度在脸上保留了一瞬,顿时转为冰冷。他笑着,绿眸中充满着温柔,用平常与我调侃的语气“都活了五千年了……还在为人类的死亡而伤心吗?……真是没用呢……既然这样……这样……”
那人最终没能说完心中的话。拼命的摇头,泪和血一起流下,喊着他的名字,手不肯不放弃然死死的按在大量涌血的伤口……“原来都被你知道了吗?所以你认为我会接受你道歉吗?我会原谅你吗?不要做错了就逃避啊!……”没有人回应。
亚瑟•柯克兰给我醒醒啊……
人都是这么脆弱吗……
之后
“哟~中/国,快开会了哦~”“好!就来阿鲁”哎~年纪大了还真是不方便阿鲁,有时候还真羡慕那些年轻气盛的家伙们。听说英/国的代表又换人了?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不懂坚持呢阿鲁。想着,走进会议室。“中/国,你好慢呐。”“抱歉,大家久等了阿鲁”最先发牢骚的永远是美/国。“好了,人都来齐了,想必大家都知道了,由于英/国代表又换人了,所以大家就来认识一下吧。”会议门打开,久违的金发,深邃的绿眸,和那时一样但已经从新绿变成了映出一片静美的森林,只是多了几分陌生。身体不由站起,缓缓道出“亚……瑟?”而回答我的依然是平静的眼神,这才让我清醒,连忙道歉。对方淡淡一笑,伸出手
“你好,我是英/国,以后请多指教”
“……你好,我是中/国,很高兴认识你。”

还在为人类的死亡而哭泣吗?既然这样我愿拥有和你相同的身份
希望那时的我能以相同的身份再次爱上你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