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寒枍木

APH好茶组【朝耀】,冷战组,渣写手qwq 天雷味音痴红色!,cp洁癖有点重!【慎交】

【APH】#朝耀# #糖# #校园设定#


雨势虽比之前小了不少,但户外活动什么的是肯定不可以了,伊丽莎白趴在讲台上眼神充满了不满与无聊。视线移到窗边第一组同桌,伊丽莎白小声抱怨了一声。“都不能把他们俩,拖出去秀恩爱了啊!真不爽!!!”一脸不服的看着亚瑟和王耀,不过这文理两大学霸头都没抬一下,一个安静的看着小说,另一个则刷着高等数学题。无奈之余,伊丽莎白只好看向别处换换心情。瞥见阿尔正和伊万耳语着什么,“等等…耳语…”伊丽莎白脑洞顿开“呵呵…你们俩等着吧…”想罢一脸阴险的看向王耀和亚瑟。
  “咳…咳…同学们,我知道大家因为今天的天气所以不能上我的体育课感到十分懊恼【众人:懊恼的人是你吧… ̄△ ̄】为了不让时间过得无聊,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规则很简单,就是我对身边的同学耳语一句,然后TA传给下一个,下一个在传给下一个,就是这样,OK?大部分人点点头。当然,大家都十分清楚伊丽莎白最喜欢不按套路出牌,径直走到最后那位同学的旁边对他说了什么,当然其他人是不知道内容了,这位同学得知后便又传给下位。王耀旁边情商爆表的弗朗西斯,意识到事情应该没有如此简单,回头看了一眼伊丽莎白。见后,伊丽莎白向他使了个眼色,这位法/国人立即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传话的速度并不慢,很快就到了弗朗那儿,弗朗戳戳一旁看书正认真的王耀,王耀把身子一斜目光并没有离开书本,听了弗朗的传话内容,顿时做出半月眼的表情,心想着伊丽莎白又在无聊了阿鲁…向亚瑟传话后,随手便在亚瑟的满是算式的草稿本上写道:伊丽莎白也是无聊的可以阿鲁…,亚瑟没说话只是微微点点头。这时伊丽莎白脸上浮起一阵坏笑:“嗯…差不多已经结束了吧,不知道中途有没有同学出现失误呢?要不这样吧,我们请最后一位同学把传的话写在黑板上,怎么样?”说罢全班不约而同的看向王耀和亚瑟,显然是默认了。亚瑟顿时意识到了什么,轻放在纸上的铅笔,因忽然受到的压力而折断,身边的王耀早就死死的拉住他的手使劲摇头,后座那IQ、EQ都为零的阿尔弗雷德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这两个人,随手拿起可乐靠向身边的伊万问:“他们在干嘛?你知道吗?写句话而已,怎么向生离死别一样,本hero看不懂…”伊万摊摊手道:“万尼亚也不知道呢~呼呼~~  ^L^”见场面僵持,弗朗拿出本子用粗体黑字写道:不去?不去的话哥哥就把你上次在小耀的餐盒里放司康饼的事告诉他哦~小亚瑟~。看到这里,亚瑟想起数天前,把本来想报复阿尔的司康饼,错放到了王耀的餐盒中,害的王耀吃后赶紧去洗了胃。回来后埋怨了那人好久,亚瑟也花了好大功夫才把王耀瞒了过去。没办法,亚瑟为了不要清零自己辛辛苦苦刷到王耀对他好感度,只好狠下心甩开王耀的手,红着脸看着王耀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别过脸,走向黑板,落落大方的写下了:我喜欢王耀 这几个字,然后坦然的走下讲台,回到位子坐下。全班看后先是愣了几秒,然后便是一阵喧哗,林晓梅和本田菊拍照留念妥妥的,对视,点头,一个拿出速写本,一个拿出稿纸,想必两位是有新素材了吧。伊万一脸“友善”的笑容 ^L^korukoru~,拿出水管向亚瑟走去被阿尔和伊丽莎白及时拦下。弗朗自恋的夸着自己情商爆表。王耀把脸埋在手肘里什么也没说,但发红的耳朵说明了一切,一旁的亚瑟把头埋得很深,不过也能看见他不知道是为什么红了的脸,想对王耀说声对不起,但傲娇的性格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只好对弗朗低吼:“BAKA!红酒魂淡!放学小黑屋见!!”

今天的W学园也很和平

FIN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