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寒枍木

APH好茶组【朝耀】,冷战组,渣写手qwq 天雷味音痴红色!,cp洁癖有点重!【慎交】

【APH】#朝耀# #玻璃渣# #常人设定# #王耀视角#


睁眼便是洁净的天花板,眼角映衬着高悬的液体瓶,镶在墙面的氧气瓶还在咕噜着冒着气泡,生成的气泡便从绿色的塑料管一直升到鼻腔,再加之长期的麻木,身体便不安的侧动起来。这引来身旁几人的注意,大家很快拥了上来。
“耀,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小耀,有什么不舒服吗?不舒服就先别动”
“王耀!你还没死啊,hero担心死啦!”
我无奈的笑了笑,让大家这样担心真是抱歉了,并告诉大家不必担心。一切都很正常,大家都在,一旁波动着的心电图也证明了我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但心中总觉得眼前少了什么…很重要…却又想不起来…心莫名的传来刺痛。
几周后,见恢复的还不错,接到医院的出院通知后,阿尔便送我回家。路上,我把我顾虑告诉了阿尔,他表情先是有些吃惊他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很久才答道:“王耀,你想多了吧…大家…大家…都在啊!没有少了谁哦!”“这样……吗?”我半信半疑的接受了他的回答。但心里并没有就此消散。
钥匙转动,开了灯。许久无人的房间,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寂寥空旷,静得可以清晰地听到墙上钟摆反复的滴答声。太阳渐渐西斜,透过卧室窗棂摄入的夕阳也随之拉长光影。窗帘并没掩映,余光便无顾没入床檐,最终缓缓湮灭。对于我为什么要买双人床的原因我也记不起了,床头意外整洁只有一张相框独立于此长期的放置,灰尘早已覆盖其表面。轻抹灰尘,原来是我和大家的合照,但其中有一人的影像刻意被人用马克笔给涂黑,背面印刷的名字除了我和其余三人外也有一个被刻意涂黑。愈是神秘就愈是好奇,我开始翻阅所有办公用具,但所有结果都是一样的总会找到被刻意涂黑的地方。
也许是因为刚出院的缘故,才找了几个小时便觉得有些疲惫。走向厨房泡茶。伸手拿茶杯杯子上还贴着便利贴,上面的内容大概是叫我有时间也多尝尝红茶。署名Arthur•Kirkland,Arthur?亚瑟?好熟悉的名字,在哪儿听过呢?……想不起来,照片上被抹掉的人会是他吗?他和我关系很好?一系列问题,都促使我去寻找答案。
“耀…亚瑟他…是你最好的朋友,只是他现在去了很远的地方,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罢了…你别想太多”面对阿尔被我逼问后得出的答案,虽然还是觉得是假的,但是看他那一脸真诚,我也渐渐接受了这个原因。不过他去了什么地方?要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的话他应该会告诉我的吧。于是第二天我便动笔给他写信……
第一封
第二封
第三封…
给他写信有十四个年头了,但,回信一封都没有……
这家伙,还真是傲娇呢……我这样想着。
直到第十五年……
第十五年,我恢复了记忆,想起了一切的我哭了
因为亚瑟•柯克兰在十五年在前为救王耀而逝世……
把这些年来寄给你的信,堆积在你曾经所在的房间里,是否有一天便可以传达到,虽然你不在了但爱还会继续,只是曾经以为还能和你见一面,可最后却是又一次失去了你……
对不起,亚瑟……到最后还是我先忘了你
我爱你

我给你写的信,十六年间都没有间断
只是回信还没有来,回信再也不会来了……

FIN

我知道这梗玩儿烂了qwq  以及这里是今天还是非常非常非常渣得殇蝶qwq  米娜不喜欢可以喷qwq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