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寒枍木

APH好茶组【朝耀】,冷战组,渣写手qwq 天雷味音痴红色!,cp洁癖有点重!【慎交】

【APH】#朝耀# #糖# #国/家/设/定#


伦/敦的三月本应多雨,可这几天却是反常的好天气。但亚瑟并不希望现状的维持。联/五的会议选在了英/格/兰,最近公事又繁多所以大家都有着事,又加上难得好天气众人的心思也便放在工作上了。其中最典型的便是王耀了,他发扬着东方人勤劳能干的优秀传统美德以至于亚瑟酝酿了多次终于向他发出一起喝下午茶的邀请都被王耀因公事的原因巨拒绝了好几次,其中有一次竟是因为难得好天气不请上大家一起出去走走的话太可惜的提议而失败,不过作为绅【ao】士【jiao】也只好答应,然而心里早就不知道起义多少次了。
  会议的日子慢慢接近尾声,众人也开始计划着回国的时间了。很奇怪,联五之中只有王耀的回国机票是最晚的原因是航空公司告诉他最近的也只有会议结束后三天后的返程机票了,更奇怪的是,王耀本人并没有因为太晚而抱怨,只是表示并不介意多留几天。
  会议刚结束,阿尔他们乘早班机飞回。剩下亚瑟和王耀回到会议室整理文件。天空渐渐变得有些不安宁,果不其然蒙蒙的雨丝伴随着轻沙声顷刻飘洋在伦/敦/城。“亚瑟,下雨了阿鲁”最先注意到窗外的情况王耀指着窗外通知一旁正给文件分类的亚瑟。见此景,亚瑟再一次鼓起勇气,放下文件,一脸正【ao】式【jiao】对王耀说:“耀…正值屋外下着雨…虽然不能一同外出散步 …但能与你一起共进下午茶也是我的荣幸…你意下如何……”王耀愣了愣,见情况不对亚瑟立即补充到“那个……拒绝什么的我并不在的……反正也没想……过……你会答应什么的……”看着亚瑟绅【ao】士【jiao】病又犯了,王耀捂嘴笑笑,点点头表示很乐意。
  两人都惊讶的发现,亚瑟家阁楼意外是个极好的观景点。隔着雨幕望着昔日繁华的西式街道,一向游人如织的泰晤士河一带此刻在雨点的安抚中像一位孩子进入梦乡那样安详。王耀左手撑着头右手摩擦着杯沿:“原来你家还有这样的景色阿鲁,幸好没早走,不然就错过的阿鲁!”说罢转过身给了亚瑟一个微笑“谢……谢谢”看着王耀的样子亚瑟不觉脸红,意识到对方的赞扬,随势钩起桌上的红茶放在嘴边掩饰自己脸红的事实。不过借助杯身的掩护,亚瑟可以偷偷看向王耀。琥珀色的眸子加上半眯的双眼交辉这亚古色的建筑,东方人独有的黑长发和瘦削的身形与之相配的红色明国长衫,这一切在亚瑟眼中无一不是最美的风景。“喂!亚瑟,你怎么了阿鲁,我脸上有什么吗?”面对琥珀瞳的正视,亚瑟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别过脸:“…没什么,我才没看你呢…只是觉得我家的风景很值得欣赏仅此…而已”“哦,这样啊阿鲁”无所谓的端起绿茶轻抿一下,微微笑着:“那你就继续‘醉翁之意不在酒’吧阿鲁”“What?”然而亚瑟并没有听懂。之后便是两人沉默,也不知道亚瑟偷看了王耀多少次后,骨子里未散尽的海盗占据心理促使他下定了决心。
“耀……”
“怎么了阿鲁,唔……”
亚瑟温柔的附上王耀的唇。口中袭来红茶的香醇,侵略性的攻击让王耀无可反抗,就像当初罂粟的味道,欲罢不能。不过王耀还是推开了亚瑟“鸦片魂淡!你收敛一点,别忘了你的身份!”轻笑“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一百年前,好像我们就这样了呢,嗯?天/朝/上/国”王耀知道亚瑟已经把他那绅士上衣给脱下,露出他曾经称霸七/大/洋的海盗本性。王耀一笑“原来还记得啊”说罢,拉住亚瑟的领带狠狠一拽,亚瑟的唇又一次准确的附上王耀的唇。“真少见啊,你主动……”亚瑟想着,一手抚上对方的黑发,毫不留情的在对方口中扫荡。亚瑟如愿的占有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没辜负他之前为拖延航班而做出的“巨大贡献”。
伦/敦三月的雨景中,似乎有人在期待着什么了呢。
 
END

性格有点崩qwq  这里是今天依然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渣的殇蝶qwq
大家七夕快乐阿鲁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