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寒枍木

APH好茶组【朝耀】,冷战组,渣写手qwq 天雷味音痴红色!,cp洁癖有点重!【慎交】

【APH】#朝耀##玻璃渣##国设【?】#

唉~我还真是佳节日里的一股清流……【但我是虐渣……】出来诈个尸,证明我还活着……
今天的殇蝶依旧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渣qwq

红墙被攀上斑驳的初春朝阳,几只早归燕儿落入这庭院里,嬉戏着。花坛中的牡丹开的正艳,可这一花独秀只不过是徒增寂寞罢了。眼线中缓缓绽开这琥珀色,扶上眩晕的额头,站起身,向红木门走去。
“已经是初春之季了吗……”掩着未适应的阳光,王耀感叹着。庭院中的燕儿被突然传来的开门声惊起,飞越出红墙外。眼前的红衣男子注视着它们飞离的路径,直到红墙无情的阻挡了他的视线。昔日的帝王如今却要羡慕一只早归的燕,红衣男子的嘴角便有了嘲讽的幅度。
自从他视线中出现了那双祖母绿的瞳,他便再也没有踏出这座庭院半步,他这才明白自由被夺去的滋味。可最致命之处,不过于他对那双绿眸分不清爱恨。
正惆怅,身后传来军靴踏上地板发出的铿锵声,王耀再清楚不过那是谁,所以便没有回头。闭上双眼,感受突如其来的温度,王耀明白他被身后那人环抱着“耀……想我了吗?”那人宠溺的声音传入王耀的耳朵,不禁一颤。
见王耀没开口,那人笑着,埋在他肩头“告诉你耀,我已经成功遏制住本田菊,他不敢对你怎样,你只要好好呆在这就好了……”金发男子深吸着怀着人身上那抹绿茶香,这香就像是一种毒药,让他无法放开这具躯体。他的绿眸变得更加深沉,像一只正在吞噬猎物的鳄鱼。
“王耀你听着!除了我亚瑟·柯克兰,其他任何人都别想得到你!你也别想离开我!你!是我亚瑟·柯克兰的!”亚瑟语气变得威严,不容改变,王耀不可以,他人不可以,他自己也不可以……
亚瑟的声音在他耳边厮磨,这声音让他分不清是爱还是恨……忽的,他转过身,主动环抱着亚瑟。埋在那人的胸口,听着对方有节奏的心跳。也许是这温暖太过于真实,王耀笑了却又流着泪……
亚瑟·柯克兰,你是谁?你是侵略者,可为何还要用温柔的目光,温暖的怀抱,说不完的甜言蜜语来迷惑我……依恋的爱人,凶残的侵略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大家中秋节快乐阿鲁qwq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