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寒枍木

APH好茶组【朝耀】,冷战组,渣写手qwq 天雷味音痴红色!,cp洁癖有点重!【慎交】

【APH】#朝耀##糖【耀诞贺文】##国设【?】#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又拖了了好久才发!对不起大家!【好吧,我知道我写得渣没人看……smoking】今天任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渣的殇蝶


十月一日    21:30

可笑……
今天被全国人民祝福的人,却是一个人度过今天。现在国/际形势动荡,就连港/澳/台都在忙着处理他们内部的事,更别说其他的国/家。王耀倚靠在沙发,目光呆滞的盯着手机荧屏,上面显示着几条简讯,大概的内容是对他的祝福的致歉。
轻叹……
窗外,天空正喧嚣着烟火。绚烂的颜色吸引着路人们的驻足观看,而在王耀眼中那绚丽最终只会归为尘埃,所谓烟花易冷亦是如此。
无心再欣赏什么,放下窗帘。重重躺在松软的沙发,微凉的手背覆上双眼。耳边盘旋着些许吵杂有些困意,便浅浅睡去。

十月一日  23:14

梦中的永远都是那么真实,但又如此的遥不可及。没有利益的友谊,家人都在身边,还有……
还没等梦中那人回眸,渐渐清晰的叩门声将王耀拉回现实。时间是23::14……虽然日历还没翻向下一页,但也是深夜。
是谁呢……这么晚……
“Good night,Yao……”
开门,迎来的便是对方礼貌的问候,虽然面前这位金发青年还带着未平息的轻喘,额上挂着细汗,绿眸也略显疲惫。王耀惊异地看了几秒。
“Britain…你…”
只见那人清了清干燥的喉咙。
“中…不,我是说耀…生日快乐……希望还不晚”说着亚瑟递给王耀一个礼物盒,里面躺着一个国旗抱枕,抱枕左下方的用英式刺绣勾勒出的“China”便可以看出这是亚瑟花了心思准备的。见王耀看着礼物发愣,金发青年难免有些失落,连忙解释着“嘛……要是觉得晚了,就不…”话音还未落,只觉手中一空,抬头看着眼前东方人,见他双手紧紧环着礼物盒,黑发掩住了他当时表情。“Britain…你为什么要来…明明就够远了,为什么还要来…”王耀没看他,只是没底气且带着微微哭腔说着这些话。面对这些,亚瑟绿眸瞬间变得温柔,走上前将这熟悉的温度环住,在他的耳边说“因为亚瑟柯克兰一直爱着王耀啊…”

届时,两个国/家意识体用着人类最为普通的拥抱表达着自己那份沉重的爱

大家耀诞快乐!qwq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