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寒枍木

APH好茶组【朝耀】,冷战组,渣写手qwq 天雷味音痴红色!,cp洁癖有点重!【慎交】

【APH】#朝耀# #玻璃渣# #国设#

诈尸系列【没有人会记得我系列】
依旧ooc严重
依旧BUG严重
依旧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渣的殇蝶qwq

不明白,对你迷离的感情…

“难道不是最希望现在的我‘消失’吗?现在机会就在面前,动手吧…”
一直明白着,王耀对他恨之入骨,他与他只能是敌人。可很遗憾对于亚瑟来讲无论王耀怎样恨他他都接受,这一切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今时这一刻他从未幻想什么,只是曾经预想过这人能结束自己,他很高兴,这预想中的一幕竟能成为现实,能在最后见到他也算是天大的恩赐了。
   王耀没有说话,径直走上前,缓缓拾起地上的枪。亚瑟一倚墙坐着,尘与血布满了他的脸。他不敢抬头看王耀,他想必此刻王耀用这怎样的冰冷眼光看着自己。但他却没注意到王耀举枪时微微颤动的手。
“柯克兰…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王耀冷笑的诉说,之后便是机械的上膛声。亚瑟蹙眉,但又想到了什么,笑了,笑得很淡,很浅。

告诉我…这个选择是否正确…

  尖锐的枪响,换来的是亚瑟因惊恐而放大的绿眸,身体霎时僵住,脑中也空白数秒。起身迅速接住了那具身体,子弹洞穿心脏,军装被鲜血浸成黑色,不是罂粟,但比罂粟让亚瑟绝望。
  “王耀!”顾不上什么了。那些所谓身份,所谓立场,所谓仇恨,在这一刻通通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是身为人的本能。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自从1776年之后,亚瑟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流泪的一天,而此刻他终于还是无法忍住自己的泪水,湿热随着脸颊下
“因为…我恨你啊!!感觉到了吗?失去最重要事物的心情…是不是…生不如死啊…”王耀面对这样的亚瑟不但没有给予宽慰反而态度更加冷漠。亚瑟一时语塞,说不出什么来回驳王耀的话,于是只闻见了王耀的冷笑和伴着血剧烈的咳嗽,王耀嘴角还残余着血,呼吸越来越重。他快撑不了多久了。
“王耀…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孤\立,封\锁,经\济\制\约,什么都好…但是…为什么要伤害自己来惩罚我…”亚瑟声音变得沙哑。他觉得王耀太心狠,但是对他又完全没有恨意。
“为什么?!为了忘掉你啊!英\国…这样我就不会再与你有任何瓜葛了…你那些假惺惺的好,不都是为了你自己吗?这样做你也可以解脱,你用再看着我脸色陪笑了……”
国\家意\识\体在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后,虽不会想人类一样死亡,但会忘掉所有感情。爱也好,恨也罢,就像电脑的一键格式化后通通为零,一切感情将重新定位。在国家意识体中这种事故变被称为“消失”。

别明白…永远不要明白…

“我要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原谅…”亚瑟语气变了,变得像是在哀求。
“…也许我永远都得到你的原谅吧…”亚瑟心里回答着。
再望向怀中人,王耀已经沉沉睡去。亚瑟明白,王耀会在一段时间后醒来,但对于他来说这与死亡没有区别。亚瑟俯下身,含着泪轻轻吻上王耀的唇,这是他长久以来第一次这样做,只是浅浅的,像是给恋人的晚安吻。离开王耀的唇,面对他的面容,他想他是永远都恨不起来了吧。抱紧王耀,轻声在他耳边诉着:“耀…朝不恨你,朝等你,无论今后如何朝都在身边陪你…”

目的达到了,但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后来,王耀醒了。他忘记自己是为什么变成这样,对所有人都很冷漠。他知道资\本\主\义那几位是他的敌人,但是他发现大\不\列\颠对他的态度总是那么温柔他不明白也不想去揣测对立方的想法。
再后来,有一天,王耀在家收拾自己不需要的东西,找到一本老久日记。翻来看大概记叙着他曾经作为国\家是不可以有的情愫,有一个名字在什么时候起就一直出现直到日记最后。
“朝,我恨你,但,我不可以失去你”
用朱砂书写的特殊字体躺在某一页上。看着这句心里有些凉,王耀猜想这对方也应该是和自己有着同样的身份吧。他摇摇头很疑惑但没多想,将日记合上,扔进壁炉中,燃尽了。

FIN

祝观看愉快

woc!好渣,我知道会我被喷的……qwq
@吃土的茶岩 一定要@茶岩酱!qwq

评论(6)

热度(21)